性别在薪资谈判中比种族占更大影响因素

译者:小猴甲菌

今年更早的时候,一项来自于我的团队的研究调查了职场中不同的谈话。我们的研究得出了一个令人困扰但又不令人吃惊的发现:女性在协商薪资时比男性感觉更不自在一些。

在有关于职场问题的延续调查中,我们研究了性别,种族和要求加薪之间的关系。作为我们研究的部分,我们向民族多样的一群人询问了有关薪资谈判的问题,这些人包括550位非裔美国人,550位亚裔美国人,550名拉丁裔美国人和350名美国白人。我们的的调查发现男性在要求加薪时更加自在一些,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他们更有可能要求加薪,他们会比女性要求更多的工资。虽然性别在薪资谈判中比种族占更大影响因素,我们发现明显的种族差异也会有影响。而当种族和性别一起进行研究时,会有很多衍生的结果。

我们的调查对象中刚好有超过一半的人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的某些时刻要求过加薪。就像我们之前发现的,男性比女性更有可能要求加薪。而当涉及到不同的种族背景,美国白人最有可能会要求加薪,亚裔美国人则是最不可能要求加薪。

当我们同时考虑性别和种族这两个因素时,结果的可能性变得加倍。最大的不同是:白人男性比亚裔美国女性有1.8倍的可能性要求加薪。纵观所有的种族背景,虽然亚裔美国男性要求加薪的可能性只略微高于所有女性的平均值,但男性还是比女性更有可能要求加薪。而要求加薪的美国白人女性,拉丁裔美国人和美国黑人女性的比例几乎一致。

同时我们还询问了调查对象向当下的雇主要求加薪时的舒适程度。非裔美国人在当下工作中要求加薪感到最为自在。百分之七十的黑人男性和百分之六十四的黑人女性说他们在要求加薪时感到最为不适。然而,就百分之四十七的黑人女性在职业生涯中要求过加薪,表现出这个舒适度的我们的数据不能转化成女性的行为。同理,虽然黑人男性在要求加薪时感到最为自在,实际上他们要求加薪的可能性比白人男性小一些。如果黑人男性和黑人女性在要求加薪时感到最为自在的话,为什么他们不要求加薪呢?尽管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简单,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他们并不自信加薪会被准许。

就像在我们之前研究中所展示的,总体而言,在提及加薪时,男性比女性更为自在。亚裔美国男性却是例外,因为相比之,非裔美国女性和拉丁裔美国女性在要求加薪时更加自在。和其他种族的男性相比,亚裔美国男性也要明显更不自在一些。相比百分之四十八的亚洲男性在要求加薪时会觉得舒适,美国白人男性,拉丁裔美国男性和非裔美国人的数据则都超过了百分之六十。但亚裔美国男性并不是在加薪方面感到最不自在的群体,美国白人女性和亚裔美国女性才是。从一些角度来看,非裔美国男性比美国白人女性和亚裔美国女性在要求加薪时有大概1.7倍的不自在。

是什么造成了这些不同?文化教育和预期也许起了作用。“从文化角度看,亚裔美国人对尊重权威和不制造冲突看得很重,“关于无意识偏见的顾问和演说家,同时也是《战胜无意识偏见的三个关键》的作者桑德拉博士说到。另一方面,她指出白人男性文化上习惯于独断。

我们也想知道是否和自己相似的老板洽谈工资时,人们会更自在一些。超过一半的受调查者说他们确实会感到更自在一些,如果他们和同他们一样性别或者种族的人谈判。和同样性别的人谈判比同样种族的人谈判更令人喜爱一些:相比百分之四十一的人说涉及和谁谈判种族不会起作用,百分之三十八的受调查者认为性别不会起作用。

当涉及这些问题时,性别之间的差异不会很大,但当我们用种族来划分时差异就明显多了。百分之六十二分的非裔美国人说要是向同种族的人要求加薪时他们会更自在一些。紧跟着他们,百分之五十八的拉丁裔美国人亦是如此。大约百分之五十的亚裔美国人和仅低于百分之五十的美国白人在向同样种族的人要求加薪时会感到舒适。相比超过一半的受调查的美国白人,三分之一的受调查的非裔美国人说他们协商的人的种族不会起作用。

我们调查中一个重要的发现也许部分的解释了对同样种族或性别的人协商的偏爱:超过三分之一的女性受调查者认为因为她们的性别或种族她们曾错过加薪。也许女性认为,如果协商对象和她们相像的话她们会不容易被拒绝一些。美国白人女性更加偏向于认为她们被拒绝加薪的原因是性别在起作用,而非美国白人女性更偏向于相信加薪被拒绝是因为她们的种族或者各种因素的叠加。

作者,凯里琼斯是Fractl的国内市场经理,她擅长将他们的专有研究内容描述销售。

哈佛商评 https://hbr.org/2016/09/gender-can-be-a-bigger-factor-than-race-in-raise-negotiations